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 
 
 
      相关视频 更多>>  
画会会长王进杰的艺术人生
画会会长王进杰的
画会会长 王进杰艺术工作室揭牌
画会会长 王进杰
邯郸市第五届工笔画展
邯郸市第五届工笔
邯郸市第三届工笔画展
邯郸市第三届工笔
      新闻动态 更多>>  
·工笔画会组织会员到肥乡参加笔会
·工笔画会召开“六届工笔画展”筹备会
·组织部分会员随邯郸市画院到河南山西写生
·部分会员随市美协到八里沟写生
·组织部分会员到云南采风
·首届工笔重彩作品展
·工笔画会举办首届重彩高研班
·邯郸工笔画换届会议
·邯郸市第五届工笔画展
·组织画家参观、参观全国第七届工笔画大展
      工笔技巧 更多>>  
·工笔画有哪些主要的染法?
·李晓明工笔画
·什么是工笔画
·工笔画画法与技巧
·工笔画择笔技巧
 
  当前位置:画会首页 >> 工笔技法

什么是工笔画

工笔画即是以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景物的中国画表现方式。唐代花鸟画杰出代表边鸾能画出禽鸟活跃之态、花卉芳艳之色。作《牡丹图》,光色艳发,妙穷毫厘。仔细观赏并可确信所画的是中午的牡丹,原来画面中的猫眼有"竖线"可见。又如五代画家黄筌写花卉翎毛因工细逼真,呼之欲出,而被苍鹰视为真物而袭之,此见于《圣朝名画评》 ,"广政中昶命筌与其子居农于八卦殿画四时山水及诸禽鸟花卉等,至为精备。其年冬昶将出猎,因按鹰犬,其间一鹰,奋举臂者不能制,遂纵之,直入殿搏其所画翎羽。"工笔画在唐代已盛行起来。所以能取得卓越的艺术成就的原因,一方面绘画技法日臻成熟,另一方面也取决于绘画的材料改进。工笔画须画在经过胶矾加工过的绢或宣纸上。初唐时期因绢料的改善而对工笔画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,据米芾《画史》所载,"古画至唐初皆生绢,至吴生、周、韩斡,后来皆以热汤半熟,入粉捶如银板,故作人物,精彩入笔。"工笔画一般先要画好稿本,一幅完整的篙本需要反复地修改才能定稿,然后复上有胶矾的宣纸或绢,先用狼毫小笔勾勒,然后随类敷色,层层渲染,从而取得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。如陈之佛所作秋艳图。

   梅令人洁,兰令人幽,菊令人淡,莲令人秀;松令人傲,柳令人柔,枫令人爽,竹令人清。
   
再淡雅的花,终究是花,花红叶绿,其景其色,抵不住风霜;再茂盛的草,也还是草,品位再高,都无法走出草的局限;再灵性的树,毕竟还是树,虽高大粗壮,都无法脱净一个""字、一个""字。
  
竹,非花非草非木。如天然去雕饰的素妆少女婀娜娉婷,如浩然正气的须眉男子枝横云梦,叶拍苍天……
   
青山不可无绿水,古木不可无藤萝,野花不可无蜂蝶,大江南北、黄河两岸、春夏秋冬不可无竹。
   
阳春,桃红李白,柳影婆娑,可怎能缺少勃勃生气的竹林?青翠的竹林,在春雨里窸窸簌簌低语,满目都是水亮亮的清--清影,清光,清声,清韵,清凉,清香,温柔的泥土也添加了一层迷人的景色。
   
逢夏,老竹新篁,绿阴可人,疏枝密叶,清风翠微,日光月影,浮动其间。可以远望,可以近观,可以团坐,听虫鸣、闻鸟语,获一片悠然自在之心境。
   
秋至,寒风咧咧,群芳落尽。竹,摇风弄雨,铿然有声,富有生命的弹力,不媚不俗,不卑不亢,凌然有君子之风。
   
冬来,大雪冰封,万物萧瑟。竹,挺拔如常,新笋在冻土下萌生。每根竹子的使命都是不息地生长,去捍卫大地的四季。
   
竹,无论在荒山野岭,无论在池潭田野,都能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逆境中顽强生存。尽管一年四季经受着风霜雪雨的抽打与折磨,但能长年累月守着无边的寂寞与凄凉,始终"咬定青山不放松",无怨无悔地默默奉献其色彩、其身躯。
   
竹,虚心、有节、挺拔、正直,四时如一,集山川岩骨精英秀气于一身,渗发民族精神之情韵。难怪古人把竹与松、梅称为"岁寒三友",把竹与梅、兰、菊并称为"四君子"
   
历代爱竹成癖不乏其人,有的如痴如迷。晋代书圣王羲之的儿子王子猷,一生爱竹,无论到那儿都要种竹。一次,一个朋友问他,先生来此地暂住,不久即搬走,何必种竹?王子猷却答说:"何可一日无此君?"
   
成语中,有"竹林七贤""竹溪六逸"的典故;传说里,有阮籍吟啸竹林,李白纵酒竹溪的故事。宋代文豪苏东坡也是个特别喜爱竹子之人,虽然他唱出了"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"的高歌,却又感叹出"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;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"的警句。

    清代"扬州八怪"之首的郑板桥,一生写竹、画竹,可谓是爱竹文人的典型。他说:"非唯我爱竹石,既竹石亦爱我也"。他在风雨中听其声,在月光下观其影,闲闷中以其为伴,诗画中抒发对其情感。他的诗歌:"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囊萧萧两袖寒。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鱼竿。"郑板桥为官清廉,深得百姓敬重,但政治黑暗,无法施展大志,于是辞去七品芝麻官,归隐山林,他将一腔悲情融入笔墨之间,这诗就是他心底发出的深沉呐喊。
   "
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"这是古代有正气的文人崇尚的立身立世之道,可说是从竹子的品性里感悟出来的。

    竹,确实与悠久的民族文化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。
   
自幼我就喜爱竹。经常在家乡小镇镇北头一个池塘边的竹林里玩耍,捉蟋蟀、逮青蛙……用竹管打纸弹,制竹竿去钓鱼,吹竹箫竹笛……曾与小伙伴们吟唱着"翩翩少年郎,骑马上学堂。先生嫌我小,肚内有文章"的古诗,进行着骑竹马打仗的游戏。
   
七十年代,到农村插队时,雨天无聊,捉笔涂墨,印象最深的是,那时自己画的第一幅水彩画是模仿一幅工笔画--青青竹子。虽然,没有机缘拜师学画,至今也没有实现幼时想当郑板桥那样画竹名家的理想,但观竹、品竹、想竹、悟竹之行,已经成为一种自然、自觉的习惯。竹的自然天情和独特品格给了我不尽的哲理启迪和人格力量!
   
人生假如要像竹子那样保持如一的节操,须在风雨中挺拔不屈,须在逆境中百折不回,须在危难里大节凛然;应"虚心异众学",以淡泊明志,以宁静致远,留住清气荡乾坤。
   
人生如竹可鸣笛曲,人生如竹可入诗画。